网站首页 >> 禅理 >> 文章内容

[日期:2013-05-27]   来源:非凡文摘  作者:非凡文摘   阅读:3[字体: ]




  慧敏是方丈的关门弟子。这年冬月的一个早上,方丈一开寺门便在白花花的雪堆里发现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方丈望着几乎没有一点血色的小脸蛋儿,心里不禁一阵痉挛,忙把孩子抱进屋里。方丈将一勺勺姜汤给孩子喂了下去,不一会儿,孩子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方丈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小施主,你是哪里人氏?为何冻晕在寺前的雪地里?”孩子望着方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晶莹的两串泪花儿缓缓滚落到了腮边,张了张嘴,发出来的却是咿咿呀呀的呜咽——原来,孩子是个哑儿。
  方丈沉思了一会儿,打着手势问道:“我收你做关门弟子,不知你可否愿意?”哑儿明白过来后,忽地翻身下榻,跪在地上,冲着方丈磕了三个响头。方丈拉住他道:“你虽然是个哑儿,但心地灵通,我就给你取个法号叫慧敏吧。”
  慧敏遵照方丈的吩咐,虽然穿上了僧衣,但却不用和师兄弟们一起唱经诵佛,只是每天干些打水扫地的杂活儿。
  第二年的夏天,慧敏就已经能够独立默写整部《金刚经》了。
  一天,慧敏正在大殿的空地上拔草,忽然看见几个师兄弟们大呼小叫地从大殿里跑了出来,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他转身奔进了大殿,一看是一个进香少女中暑后晕倒在丫环怀里。
  慧敏冲到少女跟前,单腿跪地将其上身拖起,伸手按住下巴,便将自己的嘴唇对在了那只樱桃小口上,旁若无人地一鼓一吸运动起来。大约半个时辰后,少女的鼻孔里慢慢地有了些许微弱的气息,而慧敏的后背上也早已湿透了一大片。
  大师兄慧圆将慧敏杖击20后押到了方丈座前。
  慧圆对方丈说:“师父,慧敏在众目睽睽之下犯下了色戒,请师父按律把他赶出山门。”
  方丈双目微启,缓声道:“先把慧敏放开再说。慧圆啊,亏你也是出家人。你师弟心中只存救人之意。说到色戒,恐怕是你等心中不干不净吧,心中放不下的人才是犯戒。”慧圆欲言又止,讪讪退下。
  半年后,寺里要选一名主事。经过了几轮辩经谈法,最后,只剩下了两名选手:慧圆和慧敏。
  在师兄弟中,数慧圆声音洪亮,梵语发音地道,所以,九川镇上做法事的人家请他去的也最多。
  每回做完法事归来,不但给寺里挣下不少酬金,自己也落得不少散碎银两。慧圆便用自己的积攒去镇上做了一套崭新的袈裟,脖子里也是新买来的紫檀念珠。这一切,都使慧圆更加自信,踌躇满志。
  慧圆盘腿打坐,闭目凝神,方丈问一句,他答一句,丁是丁卯是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再看慧敏,乃是笔答。不同的是他拿了一枚大针,向自己的左手食指刺来,顿时鲜血直流,慧敏提起毛笔以血代墨,落纸成字,一字字写下来,刚柔并济,气势磅礴。霎时,如满天的彩虹,百花竞相吐艳,直把监考的几位长老看了个心惊肉跳。
  结果众长老也难分高下,遂判两位参试者平分秋色。
  接下来便是参禅。给二人各发了一张白纸和一枝毛笔,要求用最少的字写出最大的禅悟心得来。
  交卷后,大家屏住呼吸等待评审的最终结果。一个时辰后,方丈迈步出房。“经众长老合议,一致推举慧敏当选。”
  慧圆不服,请求追查试卷。方丈笑而不语,轻展袖口,抽出卷子摆在经案上。
  众人围上来一看,只见慧圆写的是“空”,而慧敏写的是“爱”。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