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哲理 >> 文章内容

真正的神匠

[日期:2013-06-03]   来源:非凡文摘  作者:非凡文摘   阅读:4[字体: ]




  传说北宋初年,在江南一带石匠颇多,其中有一个石匠,他凿石造型的功夫可谓出神人化,大家赐予他“神匠”之称,把他本来的姓氏给淡忘了。

  神匠居无定所,云游四方,他一生的心愿是想收徒100。神匠收徒学艺有个规矩:不言学时长短,弟子自觉学成了,便向师傅提出出师的请求。神匠认为,自古哪有师傅驱赶徒儿之说。现在,神匠收徒刚好100了,也出师了99个,99个徒儿遍布江南,所做的工艺尽显神匠之特色,令世人所称道。

  正学着的最后一个关门弟子名叫云儿,长一副白面书生相,是神匠年届八旬所收,已学艺4年。神匠很纳闷儿,这云儿咋的?从我手里学的功夫已到九成了,足以扬我神匠之威,难道还要学到十成不成?徒儿啊,你好糊涂,这最后一成岂是你能学的?是留给你今后自己学的。你若把师傅最后的一成功夫都学去了,那你就难以跳出师傅的影子,你就不是你了呀!然而,神匠不能破了自己的这个门规。

  这天傍晚,师徒二人来到川南荣州城,想留点东西在这里。当时正流行凿石佛,神匠说:“看这城外山势奇丽,崖石可好,何不乘月朗星光之色,凿佛于石壁,献于荣州人?”于是吩咐云儿赴东山,自己去西山,待天明完工后,叫云儿来西山会合。

  鸡鸣头遍,神匠已在崖壁上一口气开凿出几十尊佛像,大大小小,很逼真。他越凿越精神,心想,天明后,这一群佛像犹如从天而降,一定会令荣州人啧啧称奇,叹为观止。他又想到云儿,心情就有些沉重,不该让他单独去东山,他从未凿过佛,怕迁怒于佛祖遭到惩罚,也让后人耻笑。他真希望云儿在东山上无从下刀,坐下来赏月,自己也不会怪罪于他。

  鸡鸣三遍,神匠见西山已满壁生佛,实在不想再凿了,在一块大青石上坐下来歇息,等云儿。眼看天色将大亮,神匠等不及了,就快步朝东山走去。

  到了东山,却见云儿已斜倚崖壁睡着了,崖壁上果然连一个小佛也没有。神匠并不气恼,把云儿叫醒,说:“走吧,不凿也无妨。”

  云儿揉了揉眼睛说:“师傅,我凿了呀!”

  “嗯?”神匠一惊,云儿分明在说假话,“那……在哪儿?”

  “就在这崖壁之上。”云儿用手指了指。

  “没有啊?”神匠用手摸了摸好像凿了几刀起了个头的崖石,说,“哦,就这个吗?”

  云儿笑了,“这是佛脚哩,师傅。”

  “啊!”神匠忙后退数步仰头一望,嗬!一尊巨佛赫然端坐于石壁上,高百余尺。

  神匠眼前不禁一黑,差点栽倒,云儿急忙上前扶住他,“师傅,您怎么啦?”

  “没、没什么。”神匠说,“云儿呵……”神匠本想说云儿早该出师了,但想到门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神匠叫云儿就此稍等,他到西山去去就来。只见神匠来到西山,再看自己凿的佛,最大者高不过5尺。神匠不禁叹息道:“原来是我心中无大佛啊!”

  神匠深感惭愧,砸烂几尊佛像后,并未去东山与徒儿会面,而是就此远走,挂刀隐居江湖。现在,荣州城东山上立有一尊大佛,西山上有残存的小佛群,都这样认为:大佛是出自师傅之手,小佛群乃为徒儿涂鸦之作。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