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创业 >> 文章内容

创业神话之终结启示录(第4页)

[日期:2013-06-07]   来源:非凡文摘  作者:非凡文摘   阅读:13[字体: ]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种情形,一家企业分裂成二家企业,二家企业分裂成四家企业,他往往干同一个行业,互相知根摸底,恶性竞争。如果你是创业头儿,预先知道这种结局,你会怎么处理?

二、人生目标不同,各奔前程

创业者的分裂,常常只是人生的目标不同而已。有的人对金钱感兴趣,对管理不感兴趣。有的对管理感兴趣,对投资不感兴趣。有的对金钱、管理和投资都有感兴趣。我听说过去从太阳神分裂出去的那些人,只对金钱感兴趣,对管理不感兴趣。他们将太阳神生物健秘方租给别人,每月坐收渔利。他们租给谁呢?租给著名的今日集团。当然现在不叫今日集团了,而是乐百氏集团。乐百氏是靠卖乐百氏奶起家的,后来的乐百奶有什么成份我不知道,但最初的乐百氏奶中确有太阳神生物剑今日集团为什么改为乐百氏集团?因为将企业名称与品牌名称统一起来,可以节省大量的推广费用。深圳的太太集团也是如此,这是CI战略问题,可以另文讨论。我现在感兴趣的是,乐百氏品牌过去也是今天集团向别人租来的——向广州一家公司租来的。我有理由这样设想:当初从太阳神分裂出去的人,注册了乐百氏品牌,开始将生物健秘方与乐百氏品牌一齐租给今天集团,最后将整个乐百氏品牌也卖给了今日集团。如果我的推理错了,我愿意在此提前检讨。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过去我只尊重管理者,现在观点发生了转变,觉得那些将品牌和产品租给别人经营的人,也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人各有志,管理是一件艰苦无比并且永远没终结的工作,让有兴趣的人去管理,自己搞点投资,出租一些资源,也是各得其所。

现在我要说句事后诸葛亮的话:如果我是王志东,我就在新浪每股54美元高价时抛出,至少抛去三分之二,企业让别人经营算了,套出钱来,再玩投资游戏,总比最后被别人清理门户要好。
 

三、企业结构发生突变,创业者素质跟不上过了创业期,企业由小变大,员工由少变多,制度从无到有,专业越分越细,整套运作方式与草创期完全不同。有的人创业者不适应这种变化,却占着关键的管理位置,你不让他下来,企业就无法有序管理;你让他下来,感情上又过不去。 这是两难选择。你若用“杯酒释军权”的方法,人家醒酒后肯定大骂你阴险。也有人希望别人出点错儿,影响大一点,但又不至于动摇企业根基,这样便可顺理成章将他清除出去了。但被处理的人多了,他们就可能结成一帮,共同来对付你。或借用原来的公关资源,私下为自己谋利益;或重新树一面大旗,办一家新企业,公开与你竞争。这样案例太多了,不再详述。

总之,不管创业者当初如何一起艰苦拼搏,“不能同富贵”已经成了普遍的结局。我深信其中必有客观规律。此类问题如何妥善处理,需要大家探索。我个人认为,早一些给创业者股分,逐渐将经营权与所有权分开,预后可能会好一点。有关的解决之道,我将在下期《企业“亲朋神话”的终结》作进一步探讨。
据我的观察,参与中国新兴企业白手创业的,不外乎有由三种人组成,一是自己的同学、朋友,或称江糊兄弟;二是自己的亲戚、老乡;三是前两类人员的混合。太阳神集团董事长怀汉新称江糊兄弟结伙创业的是“山寨式”企业。这就很容易让人想起梁山好汉。好汉们往往按年龄或权威排序: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入伙前要举行仪式,当然,割血为盟已经没有了,但饭桌上举杯是少不了的。

这里有一条规律。没有钱,大家又要一起拼搏,就必须有一个目标,一个发达的理想,或叫一个好的理念吧。梁山好汉在兆盖手里,不过是一乌合之众,饶是如此,也比王伦执政时强,兆盖讲一个“义”字,王伦不讲,气得林冲想杀了他。兆天王那伙人开始只为智劝生辰纲”,因为多了一个“义”字便将王伦取而代之。可见同样是做强盗的,有点理念就是不同。经营企业当然不是结伙打劫——不除排有人做见不得人的勾当,但发财的目标是差不多的。当然,创办企业的人只想发财是远远不够的。你在大街上随便拉100个男人问问,准有80个想发财的。总之到了今天,谁还不想发财呢?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