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人 >> 文章内容

如果我是维拉

[日期:2013-05-28]   来源:非凡文摘  作者:非凡文摘   阅读:7[字体: ]




  维拉·布瑞丽特,一个生活窘迫到靠领救济金度日的已婚女人,近日在接受俄罗斯媒体专访的时候,自称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初恋情人。那天,我在报上读到了关于她回忆往事的报道,自然是围绕着普京做文章的。  读完之后,不由得气噎。“……十六岁的时候,我便预见他会成为总统,是克里姆林官的领袖。”——如果我是维拉,我想,我不会说这样的话,要说就在十六岁那年说。如果十六岁那年你便预见了普京的辉煌,那你可预见到了自己会领救济金度日?如果说普京的命运你无权把握,那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不试图变得好点儿?没意思的马后炮还是不要放的好。如果是想就此显示自己的智慧及目光深远,那泄露的反而是自己的没谱没调。

  “……那是我终身难忘的一个隆冬的新年夜,我和普京的朋友们在他家过新年,突然有人提议说要玩旋转瓶子的游戏,于是普京开始转瓶子,当瓶子停下来的时候,正指着我。我们吻了,吻得很浅,那感觉却很真实。那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当时窘得脸蛋发烫,心中却燃起一团烈火。”——如果我是维拉,我不会这样痴迷地描述自己和普京的初吻。在俄罗斯的青春里,这吻不过是一个寻常游戏里的寻常赌码而已。如今能使这个赌码增值的因素只有一个,就是普京的总统身份。可这未免让人觉得恶心,作为当事人,把当时的状况描摹得越生动,现在的不知趣也就越生动。

  “……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儿,有着雄浑的男子气,天不怕地不怕。他经常与一帮狐朋狗友大喝烈酒和香槟,对女孩子有着磁铁一般的吸引力,简直是人见人爱的万人迷。他一出现,所有的女孩子都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事到如今我仍记得他的双手,那短而粗壮的双手。在情窦初开的少女时代,我曾梦想着能和普京一起步上红地毯。”——如果我是维拉,我会克制自己对普京如此赞美。如果赞美是相互的,那还情分相当,可以原谅。可惜不是——这只是一个年近半百的女人在唱独角戏。是,她唱的姿态很隆重,但这种隆重未免过于凄凉。即使是面对传播最广泛的媒体专访,即使有无数人在电视机前驻足,在报纸版面上浏览,那也还是凄凉,而且是更不堪的放大了的凄凉。

  如果我是维拉,我更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一个朋友想和普京谈谈从军队征召警察政策的改革问题,他知道维拉和普京有过这么一段前情之后,就委托她联络普京,于是她给普京打了电话。后来,她说:“我很失望,回复的电话是让我报上姓名、住址、电话号码以及要咨询的问题,我突然觉得很沉重,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初恋的面子被摔了,失望是正常的,她本来就不该抱什么希望。我甚至觉得,如果生活够麻辣,还应该让她失望得更狠些:比如她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了普京,当她想要扑过去迎接普京的拥抱时,普京则彬彬有礼地伸出手,同时面含亲民的微笑向她表示问候:“大姐,你好。”

  当爱情时过境迁,就不要再去提起。若实在想要提起,请像写流行歌词那样,只使用你我他这样的代词,千万不要实指。世事变幻,白云苍狗,抒情的歌谣如果都变成实指故事的话,往往是最残酷的:如果他是失意者,你的描述是对他的羞辱;如果你是失意者,你的描述是对自己的羞辱;如果你们都是失意者或得意者,那你的描述是对你们彼此的羞辱;如果你们都没有结婚,那就干脆结婚;如果你只有回忆的欲望而没有结婚的可能,那就是对于你们共同经历过的这段爱情的羞辱。

  所以,还是请不要自取其辱。

  如果我是维拉,我想,我会对这段感情保持沉默。无论我是一个领救济金的女子,还是一个声名赫赫的女王,我都会从根本上拒绝接受采访。我会对他的初吻,对他的手和他曾经所有的细节保持沉默,更对他现在的一切言论、行为、政绩以及权力统统保持沉默。我会静静地对他关注,关注报纸上每一条有关他的新闻,关注电视上每一个有他的笑容的镜头,仅此而已。如果一定要提起,也得是他先提起,而我,在他提起时,依然沉默。

  我只让他活在我的记忆里。

  这是一种骄傲。

  这是一种尊严。

  我想,这样的初恋,才配得上普京的那份初恋。懂得这样做的女人,才是配得上和普京初恋的女人。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