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职场 >> 文章内容

最后一个夜班

[日期:2013-06-20]   来源:非凡文摘  作者:非凡文摘   阅读:5[字体: ]




 我和同学胡波、李翔大学毕业后南下广州求职。我们在一家电子厂找到了工作。上班第一天,经理把我们带到车间生产流水线旁,他对领班说:“这是几位新来的员工,你要让他们尽快熟悉岗位。”然后对我们说:“你们的试用期是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再决定是否继续聘用你们。”随着日复一日的简单重复劳动,大学里憧憬的美好未来似乎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但我们心里还存有一份期望,期望过了试用期后厂里会让我们做一些技术工作,至少不会还让我们当流水线的操作员了。
  公司订单很多,一天二十四小时开足马力生产,我们白班、中班、夜班交替着上。最难熬的是从半夜一点到早上八点的夜班,我们不但要上好班,还要和阵阵袭来的瞌睡虫较量。当我们下班后疲惫不堪地回到宿舍,连早餐都不想吃了,倒在床上就睡。
  一个月的试用期转眼就要过完了,我们计算着日子,试用期的最后一天是一个夜班。我们自认为表现不错,通过试用应该设问题。那天去上夜班时,很远就看见经理在厂房门口站着,他见到我们就说:“实在抱歉,你们三人都没有通过公司的试用,这个夜班上完后,请你们离开工厂。”说完,他把这个月的工资交给我们就走了。我们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过了很久,我说:“上班时间到了,我们还是去上班吧!”“把我们炒了鱿鱼,还上什么夜班?你傻啊!”胡波冲我吼道。
  “反正工资已经拿了,最后一个夜班我才不去呢!”李翔说。我心里其实也很难过,但我不愿看到周为我们不来上夜班而影响整条生产流水线。“就站好最后一班岗吧!”我对他们说,但他们却头也不回地走了。最后一个夜班,多了一份疲惫,更多出一份失落,我强打精神,尽量使情绪不影响工作。下班铃响了,我离开工作台时又忍不住朝那里多望了几眼,毕竟它伴随了我整整一个月,竟有些依恋了,不知不觉,我的泪水涌了出来。
  我走出厂房,经理却站在厂房门口等我,他微笑地对我说:“小何,你的试用期正式结束了,明天到厂办公楼接爱新职位的任命!”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经理看到我满脸的疑惑,意味深长地说:“你们三个人都很优秀,但我们要选择一今最优秀的。你和他们相比,多了一份难能可贵的责任心,因此我们选择了你!”

 


相关评论